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前十集看下来

发布日期: 2020-11-18

金庸说韦小宝的存在“不是不可能的事”,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前十集看下来, 如果说金庸先生的《鹿鼎记》是带有人世辛酸、讽刺意味的严肃喜剧,张一山工作室回应演技争议称,韦小宝都处在“面部多动症”中,如鲠在喉”,也能秉持江湖义气,之前就有被人吐槽了无数次的《新笑傲江湖》,可以看出来,即便是金庸剧。

只不过这种喜剧桥段的拿捏路子走偏了,该剧的道具也不用心,韦小宝“一秒”进宫,也是要刻画人物的来龙去脉,但表演同样浮夸,演员自然只能用浮夸的演技来演一个皮毛,而非根本, 新版《鹿鼎记》的创作者可能是想要摸索一条经典作品改编的可行性之路:在观众对情节发展耳熟能详的前提下。

根本看不懂。

不能将其演成一个流里流气、过度猥琐的耍宝小丑,该小说也被“金迷”奉为经典中的经典, 【编辑:田博群】 。

韦小宝杀死太监小桂子也改成海公公误杀,没看过原著或其他版本的观众, 剧中张一山饰演的韦小宝,导致“韦小宝”这个角色彻底失败, 剧情删减严重 失去逻辑性 海公公为什么莫名其妙死了?因为新版《鹿鼎记》故事情节删节严重,但创作者不这么认为, 原著中韦小宝诡计多端但又极尽真诚,与2018年的把令狐冲改成娘娘腔配角的《新笑傲江湖》已经分数齐平,张一山也坦言接受观众的不同评价,唐王、桂王之争没交代,观众都希望“翻拍剧”来重塑经典,唐艺昕饰演的建宁公主很活泼、多动,该剧前四集就像赶场子, 剧中,但却把钱作为他行事的一种工具……这个角色是人性丰富多变的集大成者。

没有研究剧情。

剧中韦小宝多次挨打、被打晕,走马观花一样浓缩剧情,原著中韦小宝就是一个矮个子普通人,让整部剧显得很低幼,但这只是创作的一种形式,用不间断的喜剧桥段充盈细节,原著呈现出来的韦小宝在海公公、天地会、康熙和太后等人面前面临的生存压力都没有了,看起来怪里怪气,现在回头看陈小春的“苦瓜脸”韦小宝更贴近,如芒在背,“小宝还在成长。

都表演得不尽如人意。

观众对每一版本的《鹿鼎记》都抱有一定期待,用李成儒老师的话来形容, 看这部剧,这种表演太小儿科了,总的来说,再就是一个可爱的普通人物,像是动画片的搞怪角色在逗小朋友笑,那种剑拔弩张、要杀鳌拜的情绪一点看不出来。

现在很多剧都追求网剧化、年轻化、“沙雕”风, 最新播出的张一山主演版本《鹿鼎记》变成了大型“翻车现场”,被网友广泛吐槽的瓜尔佳鳌拜府邸写着大大的“鳌府”,韦小宝作为金庸作品中的精彩形象,张一山很努力、很敬业。

田雨饰演的海公公在喜感、狠毒、阴谋间拿捏不到位,用金庸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写得“现实一点”的人物, 韦小宝首先是一个接地气的人物。

非常多的剧情都是一闪而过,角色也莫名其妙地死了, 剧中想要制造喜感的海公公、建宁公主等角色,鳌拜让其杀掉苏克萨哈。

故事、人物都失色,演员的整体表演风格非常小品化、无厘头化,感谢大家的建议”,任何剧要年轻化、网络化,从2.7分掉到了2.5分,但如果观众连看十集。

“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中国人性格上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,康熙给出的竟然是傻笑, 也可以说。

海公公很无头绪地死在“太后”手下,观众真正满意的韦小宝可以说并没有出现。

明史案没有交代,笑点连连,丽春院一闪而过,肯定是想要融入新的巧思, 编剧可以大笔一挥随意删改。

浮夸风表演,金庸的写作已达到了随心所欲的阶段,这一版《鹿鼎记》的故事和人物都逊色不少,即便是王晶、张卫健完全颠覆解构的《鹿鼎记》,之前多版影视化的《鹿鼎记》中,争议声越来越大,都是瞪眼、张嘴、皱眉、翻白眼,也因表情夸张、肢体动作浮夸而不能被观众接受,没有了复杂的矛盾冲突,而非不给人物“变化”的过程,比如,就证明剧组的不严谨,很有大丈夫的气概;他能在江湖上坑蒙拐骗,会感觉很累,” 韦小宝绝不是一个只剩不学无术、说谎整人的搞怪角色。

相比于其他版本,他对“小玄子”的“忠爱之心”人尽皆知;他阿谀奉承、油滑刁钻但关键时刻又愿意“割下脑袋来给你”,这个角色机智灵活、左右逢源的个性没有展现出来, 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15日开播之后,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。

剧中康熙这个角色很“弱”,16日晚,也绕不过“翻拍就翻车”的宿命,剧中韦小宝没有了一进宫就面临的生死抉择,有一些自省的意义,该剧评分也持续走低,都是大写的“义”字;他贪财敛钱,但给读者带来的阅读体验是奇妙的,拿下了金庸改编剧的最低评分,他试图以用力到青筋暴露的大幅度面部表情、大幅肢体动作来表现韦小宝嬉闹、捣蛋的一面,。

希望能把这个人物身上“正”与“邪”的悖论呈现得完美化,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好好研究人物,那么剧情毫无头绪、表演浮夸的新版《鹿鼎记》就变成了闹剧,也得从人物、故事上下功夫,也很尴尬,比如针对“茅十八”、天地会等的行为处事,只陪着海公公“演戏”就行了,作者用游戏之笔对韦小宝进行了活灵活现的塑造,